《桃姐》北京首映 刘德华:我这辈子都靠女人
发布时间:2012-03-06
来源方式:新浪娱乐
《桃姐》拿奖拿到手软,正片终于要在3月8日登陆内地影市。
     
《桃姐》全体主创合影
      还没到公映的时候,电影《桃姐》从去年起却一直保持着相当高的曝光率,对一部没有特效,没有噱头,除了刘德华、主演阵容里就没有票房明星的小成本电影来说实在少见,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主角、金马奖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香港金像奖八项提名等等,都在预告着它的值得期待。3月8日,《桃姐》将在内地上映,今日(3月5日),导演许鞍华带着她的影帝、影后刘德华(点击观看刘德华《十面埋伏》)与叶德娴回到她远离了五年的内地市场,秦海璐、王馥荔、影片出品人博纳影业总裁于冬等主创也一同聚集在影片首映式现场。
      《桃姐》讲述一位老佣人在离世前与小主人超越主仆的情谊,也透露出许鞍华对安老、养老的观念转变,她自称一直为对抗人们的歧视抗争,《桃姐》的命题也是希望无论老人或女人都应该获得“公平的、无差别的对待”。三位主创的缘分也可追溯到各自事业起步之初,叶德娴与刘德华早在1982年就在无线电视台的剧集《猎鹰》里合作,许鞍华第一部长片《投奔怒海》也是由他主演,《桃姐》让三人笑傲金马奖,身兼主演与出品人二职,刘德华戏称“我妈妈以前去庙里求签,说我一辈子都得靠女人,而我事业里大部分机会都是女人给的”。

许鞍华:我一直在打仗 拍不动电影就教书

      《桃姐》的故事来自影片监制李恩霖的经历,服侍了他家三代人的老佣人桃姐已经离开人世,许鞍华被李恩霖记录下的素材感动,又让桃姐重新活在大银幕上。说起创作剧本的初衷,许鞍华说:“感谢他的真实的故事,我和另一位编剧做得只是把他的经历修理得更畅顺。”

      如果片子能拿到煤老板的投资,许鞍华也觉得亦无不可,可要是逼着自己用不合适的演员却万万不能,她就这样一直守着香港和自己的创作理念,“要是需要钱拍戏,就找妈妈的牌友借”,说起拉投资的事情她自嘲道,也自曝《千言万语》就是跟朋友的朋友借了六百万,结果亏了五百万。比起之前《天水围的日与夜》、《千言万语》,《桃姐》有更充裕的资金支持和媒体关注,身兼制片人和男主演的刘德华功不可没:“他是我找的第一个投资人。因为我知道他的公司以前投资过很多非主流的电影,像《榴莲飘飘》、《疯狂的石头》、《打擂台》,我觉得我的片子是类似的。所以我把很详细的分场大纲拿到他们公司,有人开始有点犹豫,觉得这个片子没有商业性,但刘德华看过觉得会是很好的电影,才可以继续谈下去。”

     拍完了《桃姐》,她表示对变老和养老的态度改观:“我在老人院里有了一种很好的体验:以前我和很多人一样,想象中的老人院是惨绝人寰的地方,其实就像成人不懂得小孩的快乐,我们觉得他们很可怜,其实他们觉得自己过得蛮不错的。人年轻的时候会有很多的欲望,当变老的时候,发现不能再去实现那些欲望是一样很难接受的事情,但我现在接受了自己的局限性”,“以前我觉得被歧视,人们总会觉得,你是女人,情感太丰富,不能委以重任,我一直都在打这个仗。现在变老了就是双重歧视,我觉得自己要坚持的就是不要认同这些歧视;而歧视本身又分两种,一种是特别看不起,一种是特别照顾,”而她想要的只是“公平的、无差别的对待”,“我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我也非要解决这个问题。”

     而对未来养老的事,她似乎也做好了安排:“最理想的状态是,早上拍戏,晚上回家。拍到体力支持不了了就找个地方兼职教书,教电影,过过瘾、跟别人讲下自己的经历;教不动了就进老人院,有空多看看佛学的书,看不动就安静地呆着。”

刘德华:我投资失败的例子你们看不见

     因为《桃姐》,刘德华提名七次后终于坐上金马影帝的宝座,而他和许鞍华的渊源还能追溯到后者的长片处女作《投奔怒海》的时代,“我妈妈以前去庙里求签,说我一辈子都得靠女人,而我事业里大部分机会都是女人给的,”他笑道。

      影片里刘德华饰演的Roger被前台小姐误认成空调修理工,他回忆起《投奔怒海》的时候,刚从电视台演员培训班毕业的自己在现场好心帮忙搬反光板却被认成小工臭骂一顿。那时候他对许鞍华的印象是“不容许别人质疑她的能力,说什么都听不进;现在却正好相反”,“其实我也是这样,刚出来的时候别人说两句就当学习,后来就听不得批评,现在倒是觉得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

      戏里的Roger也是电影从业人,许多细节正是这个行业工作状态的写照。桃姐病重,Roger却坚持工作计划不改,有人觉得这样太冷酷,刘德华却称“这才是真实的写照”,“和我们一起工作的很多人,他们的家人病死的时候他们都在工作,最无奈的是生活不能在自己的掌握中。梅艳芳快走的时候,我在美国,那时她还能说话,我们在电话里聊天,我跟她说明天回去,其实第二天我要开演唱会。等我回去的时候她已经说不了话了。”

      《桃姐》的项目在刘德华来看是可遇不可求,他曾用肉与菜来比喻《桃姐》和目前市面其他电影的本质区别,片子未映先红,让大家觉得他眼光独到,他却表示自己做成的好片子都是靠“撞”:“我投资的片子比你们看到的多太多,有的拍完没办法上,有的拍到中间我就受不了、让他们别拍了。我对一个新导演的兴趣,首先是要看剧本的概念,还要看他有没有心去做。但有时候有心不一定能做下去。《疯狂的石头》那年我投了六部电影,最后亏了五部。现在我投资,只要最后不要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不像《香港制造》那时候没钱也要做。”

     随着《桃姐》的上映,刘德华的拍摄手记也面世里,里面还包括他曾给《桃姐》改了另一版剧本。有人说他是文艺青年,刘德华说自己并不确定文艺二字怎么定义,但他需要很多方法去表达情绪,比如舞蹈,“我前一阵还想去二月的香港艺术节跳现代舞,练了两个礼拜发现跟专业舞者差很远就放弃了。如果达不到水准我就不会让别人看到,要不会被骂一辈子。”

叶德娴享受严谨苦旅 秦海璐误会演“桃姐”

      虽然十一年没有拍过电影,叶德娴出手不凡,举重若轻的表演让她在威尼斯电影节封后,也成为华人电影奖项最佳女主角的头号热门。《桃姐》并不是叶德娴复出影坛的信号,她自称每日的生活还是早睡早起、勤做家务;它对她是一次可遇不可求的经历:“我不觉得拍《桃姐》辛苦,许鞍华的电影很严谨,这很难得,对我而言则是乐趣。我和她对桃姐生活的细节研究得很细,连她要不要戴胸围都要想清楚。”


      在片子里戏份不多、但背后似乎有丰富故事的秦海璐在现场自曝自己接拍时差点闹笑话:“我接到剧本的时候,以为自己演‘桃姐’,可剧本看到一半就不对劲,我觉得自己还没有能力在银幕上演老年人,后来我经纪人在电话里跟我说‘拜托你把邮件看清楚,你演的是蔡姑娘!’”这次合作对秦海璐而言,则是满足了对许鞍华的情结:“她是很多女演员想合作的单眼,我想看看她是怎么工作的。她很开心地跟我说,片子没有预算上限,她以前的拍摄条件一直比较窘迫,听到这种话很伤感。每天她在现场很高兴地跑来跑去,在并不乐观的条件下,却有无上的快乐和从容,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
评论
对不起,暂时没有内容!